布洛格

DO WHAT YOU LOVE......

SEBASTIAN 。CHONG:

[鹤咀 . 香港]- 鹤咀是香港一个海岸保护区,其独特的海岸线风光深受当地人喜爱,是周末徒步的好地方。鹤咀最著名的地标就是鹤咀灯塔,是香港最古老的灯塔,也是仅存的五座战前灯塔之一,启用于1875年,2006年被列为法定古迹。

P.s : 到鹤咀的交通还算方便,想要去鹤咀徒步的童鞋们可以乘坐地铁到筲箕灣站A3出口外的巴士总站转乘9号线巴士去石澳,中途在鹤咀道站下车,周六和周日还有公共假期去石澳的巴士是有分直达石澳或途经鹤咀,请看好再上车。

鹤咀徒步路线还算蛮轻松的,全程来回大约14公里,3个小时就能完成。如果不想走辣么多,可选择直接去石澳再打的去电讯盈科鹤咀半岛发射站禁区外徒步进去,这样20多分钟就能到达灯塔。

SEBASTIAN 。CHONG:

[英国 . 牛津]- 牛津「Oxford」,世界上最古老的学校之一,800多年来牛津大学一直都是培育英国皇族和学者的顶尖学术殿堂。白天的牛津城文化气息浓厚,很多学生都喜欢待在书店或咖啡厅里。走在牛津街巷里就好像走进了电影里,很多著名电影比如《哈利波特》,《福尔摩斯》,《X战警》,叙述霍金的励志电影《万物理论》,《明日帝国》,《黄金罗盘》都在牛津取景过。

P.s : 去牛津的交通其实很方便,伦敦市区踏乘火车大约一小时就能到达,最便宜的早票来回大约17英镑。


金鹰laa:

摄影师陶羽:

科尔马的小木屋

由自然木柱或长板组成框架,再由石砖或碎石填充墙面,这种房子俗称为木筋房,起源于十二世纪,以德国为主,普遍分布在西欧和古代日本。西欧的木筋房有着各式各样的花纹和色彩鲜艳的墙面,又常伫立于羊肠小巷两侧,掩映在鲜花和绿草中。法国东部的科尔马就是这样一个以木筋房为主的童话小城。科尔马市内风景秀丽,地势平坦,有运河自西南向东北流入莱茵河,河水平静清澈,时有花船经过,疏影横斜。蜿蜒的石子路连接着多个小型广场、集市、教堂。科尔马建于公元九世纪,历史上曾属德国,于十七世纪割让给法国,十九世纪割让给德国,二十世纪初回归法国,二战时归德国,二战后又归属法国至今。都说混血的小孩儿比较好看,现在的老城区基本未受战争破坏,保存了各式各样的德式木筋小屋,又被浪漫的法国人粉刷一新并摆满各色鲜花,幽幽窄巷,暗香浮动。

科尔马近年来开始发展旅游业,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经市长宣传,不少粉丝得知娱乐节目《中餐厅2》正在这里进行拍摄,于是此行在科尔马遇到了众多国人。节目组雇佣了不少当地安保人员,遇到未携带法国“朋友”前来的国人则不允许靠近,对外宣称客满。拍摄地点离我们的住宿很近,每天都能看到聚集在摄影机后面的国人粉丝。虽然明知是为节目效果,不过多少有点被歧视的感觉,加上个人对娱乐明星实在提不起兴趣,经过时一眼都没往里面看。在童话自然里,拍戏的却是让人出戏。

寡人の疾:

灵感视窗:

摄影师陶羽:

德国西部的城堡之旅


两年前从慕尼黑去斯图加特写了篇德国南部的城堡之旅 http://sojourner-uk.lofter.com/post/1cc5a22d_b50c573

两年后又穿行德国西部,从Bingen出发沿着莱茵河一直到Koblenz,每隔2公里左右就有一座精美的城堡,于是沿途拍了几个地方。(按路线顺序)Klopp Castle,自带观景台可以俯瞰Bingen小镇全景。Romantik-schlolb burg rheinstein,在公路旁边有停车场和步行缓坡可以上去,到了城堡继续沿foot path前行不远还能到达一个叫watchtower的塔楼,回身能看到城堡全景。Burg sooneck比较高,只在下面看了一下。Burg Pfalzgrafenstein在莱茵河中央的小岛上。Katz castle,在Sankt Goar's coast对面,城堡脚下还有一排各种颜色的小房子。Burg Stahleck Bacharach,在一个名叫Bacharach的小镇上,小镇由一条主公路贯通,沿途都可以停车,下来之后一侧是各色漂亮的小房子和城堡,一侧则是绿地、儿童游乐场和莱茵河。在这里散步休息,还可以看到河对岸的Lorchhausen小镇和远处的高山。Burg Thurant位置较高,不过可以一路开车上去,在城堡脚下还可以俯瞰所在的Alken小镇。最后是Eltz castle,隐于山林之中,溪流环绕,从每个角度观看都很壮观。


寡人の疾:

摄影师陶羽:

走在湖边的小路上(瑞士Part 2)


闲聊两句瑞士和旅行:有时候国家的发达,不一定是经济和科技上的领先,社会、人文上的发达则更值得骄傲。这样的氛围尊重每个自由的个体,形成平衡又开放的秩序。对立的事务不相矛盾、没有伤害,反而共同发展、相得益彰。欧洲有很多名胜古城,传统文化、建筑不因现代化建设的需求而被挤压摧毁,城市发展也不会因为保守而变得凋零破旧。瑞士在旅游业的发展上也深谙此道,风景自然和人工建设并行不悖。良好的风景气候,加上现代化高层生态建设。让游客在欣赏美景造化的同时,总能享受到舒适便利的起居。旅游业的发展让不同的文化交融理解,放下历史的怨恨,与自然亲密的接触,让我们的思维不再被书本禁锢,愿我们的梦想不再被生活束缚。在瑞士,我们看到一批批的年轻人翻山越岭探寻世界,也看到更多的老年人走在湖边的小路上,不知道他们在年轻时去过什么地方,在这里应能与这世界做一次壮阔的挥别了吧?


P1: Mount Pilatus

P2-3: 苏黎世

P4-6: 卢塞恩

P7: Oberhofen Castle

P8: Wengen

P9: Interlaken

P10: Iseltwald


瑞士旅行图文的其他几个部分在这里:

Part 1: http://sojourner-uk.lofter.com/post/1cc5a22d_12da13c9

Part 3: http://sojourner-uk.lofter.com/post/1cc5a22d_b52dfc9

寡人の疾:

摄影师陶羽:

格拉斯哥:风雨中爱恨成河

到格拉斯哥的第一天,在中央火车站下车时已是傍晚,站台外人来人往。天空乌云密布,下着小雨,这样的天气正是格拉斯哥气质的绝佳搭配。冬天的格拉斯哥白昼短暂,炭黑色的老建筑褪不去近代工业的气息,穿着深色长款大衣的行人用粗犷低沉的苏格兰口音在雨中若无其事的交谈着,拥堵的马路上不时有黑色复古出租车停下来载客,也有拎着苏格兰“特产”buckfast药酒的流浪汉偶尔在街上大声喧哗着走过。烟雨和黑夜模糊掉了现代城市的痕迹,在这火车站外好像置身在九十年代初泰坦尼克号始航的码头。雨就接着下吧,这样的天气搭配这样的氛围也可以让人流连忘返,而且你不需要拿出手机关心时间,抬头就能看到高高的钟楼上明亮的表盘。

格拉斯哥大学毕业的一个朋友就跟我说过他有多喜爱他的母校:“我小时候梦到自己到了一个地方,抬头就能看到一个特别高的钟楼。。。后来没想到上的大学就是这么一个地方”,黑红色的砖墙、古朴的窗户和雕塑、褐色的穹顶、高耸的塔尖,“还有这么一座钟楼。就是这样的钟楼”,我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格拉斯哥大学是全球历史最悠久的十所大学之一,它的存在也已成为这座城市的标志之一。在格拉斯哥大学工作获得诺贝尔奖的学者虽然不算多,但却都是几个重要领域的奠基人,比如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工业革命之父瓦特、热力学之父开尔文,现代抗菌药之父约瑟夫·李斯特。参观时,曾在校园里看到一棵老树下躺椅上两名学者端着一个线条模型在讨论着什么,对照着走廊里的纪实素描不禁感慨,几百年了这里的环境氛围似乎也没有什么改变,当年瓦特也是在那张躺椅上午休和同事讨论学术问题的吧?

格拉斯哥大学南面山坡下是凯尔文哥罗维艺术与博物馆,在学校主楼前的观景台便可以眺望到这座宏伟的建筑。凯尔文哥罗维艺术与博物馆有一百多年历史,是整个苏格兰最值得一看的博物馆。在入口买票时候询问了一下馆内的看点,售票员不假思索的回应everything,起初有点担心,因为一般美术馆工作人员回应everything的时候就说明这个馆没有什么特别出名的收藏。当然,工作人员是迷之自信的意大利人的情况除外,还有这座美术馆也除外。凯尔文哥罗维艺术与博物馆内有一百多万件藏品,精细的灯光,还有管风琴演奏。画廊里有雷诺阿、莫奈、塞尚、达利的巨作和部分梵高的早期作品。此外,中世纪的铠甲、雕塑和石刻等藏品也是玲琅满目、蔚为壮观。离开美术馆和格大,向东前行,市中心的每条街道两侧都能看到高大壮阔、古色古香的各式建筑,这些街道从各个方向在乔治广场汇集。这座广场以国王乔治三世的名字命名,四周有一些名人雕塑,正东是维多利亚建筑风格的市政厅。二月份到这里时广场中央搭着大型的嘉年华游乐场,熙熙攘攘,热闹非常。离乔治广场东侧不远处便是格拉斯哥大教堂,稍离开市中心的喧闹,这里显得格外安静。格拉斯哥大教堂是中世纪的建筑,由1136年经三百年建成,经历宗教革命保存至今。教堂本身算不上惊艳和宏伟,但其历史悠久,在世界上绝无仅有。整体建筑呈黑褐色,外部朴实厚重,内部精雕细琢,另有各个宗教的大量藏品被收集在教堂的博物馆里面,非常值得一看。

格拉斯哥的餐饮喜欢用椒盐做调味料,不管当地的中餐还是英餐,很多菜都会做成椒盐味的,我们惊喜的发现其实英国的黑暗料理加上椒盐后味道还不错!在格拉斯哥短短数日,已经让人喜欢上这里的一草一木,这里的大街小巷,这里的钟楼,这里的酒,还有这里的椒盐江湖菜,风雨夜潇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