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洛格

DO WHAT YOU LOVE......

秋天來了,神的故鄉,鷹在歌唱。在這個世界上,秋天深了,我們散了。。。

你在橋上看風景,我在樓頂看你,城市的夜燈火通明,卻依然看不清每個人的夢。。。

這一大片繁華里終究還是會吞沒一代又一代的壯志豪情。。。

大半夜不睡覺,戴上耳機,背著三腳架跑到樓頂天台拍雷電,這個點恐怕只有我自己了吧,又該被某人說是深井冰了。。。

回國之後,我的作息時間依舊沒有變,地理上的距離無能為力,但時間上,我可以做到與你同步,不能陪你一起走,但至少可以在每天的同一時間跟你道晚安。。。

生命一旦美好起來,真的是擋都擋不住。即使那個人不在,也沒什麼關係。畢竟,高興傷心,都只是一個人的事情。

昨晚的晚霞跟今早的朝霞一樣漂亮,昨晚的月亮也美得異常,Mama做了一份湯,雞肉和土豆,我跟Sasha飽飽地吃了一頓,有吐司,還有酸奶。這是在Gomel吃得最溫馨的一次,家的味道。Papa在客廳安靜地看著電視,手裡拿著逗貓的竹棒,一頭拴著一個藍色的猶如刺蝟外形一般的跳跳球。我悄悄走過去,坐在Papa身旁,他嚇了一跳,看清楚是我之後,驚悚的表情立馬柔和起來,握著我的手,攥在手心,不放開。我也知道,或許他應該是這個家裡最孤獨的人,大兒子早早去世,Sasha似乎跟他之間的話可以忽略不計,此刻,我只想靜靜地摟著他的肩膀,好讓他覺得不是那麼孤單。

妥協有時候不是因為害怕,恰恰是在乎。如果真要說害怕,那就是害怕連你的一縷氣息都留不住,你說,誰比誰更愛對方一點。。。

一直以為凌霄花開敗的時候,就是夏天結束的時候,這一地的碎瓊勝過千言萬語。。。

夏日,騎單車走在午後的街道上,抬頭間滿目綠色,層層疊疊穿梭而過,褐色的枝幹,飽和度不一的葉子,偶爾還能稀稀疏疏漏出一點灰蒙蒙的天空,心裡忽發一句感慨:2005年的那個夏天,永永遠遠地再也回不去了,這些年,大家都經歷了什麼,失去的跟得到的是不是成正比的呢?